2013年1月4日  時報周刊   1820期  時周人語(上)

平面報導

2013-01-04

2013年1月4日  時報周刊   1820期  時周人語(上)

 

 

  台灣的除毛風氣不像西方國家那麼盛行,敢除毛的男生本就不多,

 

男性除毛師更是鳳毛麟角,有拿證書的全台就我一個。

 

 

  女生可以為了乾淨、美觀,或是穿比基尼而除毛,那麼男生呢?

 

有膽量來找我的,通常也有一定的毛量,清爽是他們最大的要求。

 

常有人誤會,會除毛的男生,一定是愛美的同志朋友,但其實我的客人多半是經濟狀況不錯、

 

思想比較國際化,或是在國外留學過的上班族。

 

 

  我會轉行當除毛師,也是因為在紐約工作時,看到了這個商機。我在紐約一家珠寶工廠,

 

當了六年的廠長,返台探親期間,因緣際會認識了我太太,她本來就從事美容業,也學過除毛,

 

隨我定居紐約的那一年,她注意到除毛市場廣大,隔年回台,便有了執業的念頭。

 

 

  剛開業時,我太太擔心台灣民眾的接受度,工作室除了除毛,還兼做美甲。

 

我本來沒插手這一塊,仍繼續做我的珠寶業,後來生意日漸有起色,我見她忙不過來,

 

才跳下去幫忙。我從零學起,老婆雖然可以傳授技術,我卻苦無練習對象,

 

於是我把腦筋動到朋友、同學身上,交情好的就叫他脫褲子,交情淺的就找他捐手毛、腿毛。

 

 

  實際操作後才知道,替男生私密處除毛並不容易,因為它是立體的,全除就得比女生多花半小時,

 

更遑論造型。男生雖不像女生花樣多,可做水滴、愛心、字母等特殊形狀,

 

但基本的倒三角和長方型也需要技術,光是對稱這件事就搞得我一個頭兩個大。

 

 

  雖然會一些基本技術,但夫妻倆決心共同打拚後,我們仍千里迢迢跑到澳洲拜師,

 

拿了全身除毛和私密處除毛的證書回來。很多人擔心熱蠟除毛會痛,其實那種痛只是一瞬間,

 

而痛的程度除了受客人本身的毛髮影響,除毛師的技術及使用的產品也很重要,

 

因此我會視部位使用不同的熱蠟,降低客人的疼痛感。

 

 

網路宣傳奏效 情侶相偕上門

 

 

  外國電影裡的女生做巴西式除毛時,慘叫連連,這在我們這裡很少會看到,

 

不過我也遇過很怕痛的客人,每拔一次毛就要休息一分鐘,平時我一個半小時就可以清理完畢,

 

那天硬是花了四小時。

 

 

 

後續內容,請見:時周人語(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