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月4日  時報周刊    1820期  時周人語(下)

平面報導

2013-01-04

2013年1月4日  時報周刊    1820期  時周人語(下)

 

 

  在澳洲時,我要幫男生,也要替女生除毛,這種狀況在國外很常見,但回台後我只接男客人,

 

畢竟台灣的社會風氣不比歐美,能避嫌就避嫌。我的第一位男客人,真是讓人印象深刻,

 

他寫Email來,洋洋灑灑列了二十個問題,除了細問除毛過程,還好奇問,要是起了生理反應,

 

該怎麼處理,我一一回覆後,他才敢上門。

 

 

  除毛結束時,他很滿意我的服務,說要寫一篇心得文放上網,我沒料到網路的威力這麼大,

 

文章出來後,一個禮拜就接到五、六通詢問電話,男客人也因此逐漸成長。

 

 

  我們這兒的客人,常會拉另一半來,有些男客人被女友拉來,一臉心不甘情不願,

 

我替他們介紹環境時,還不肯正眼看我。不過等除毛結束、體驗到清爽的感覺,他們的表情便會柔和許多;

 

被男友拉來的女客人也是如此,曾有女客人在店裡哭出來,她不懂男友為何要叫她除毛,以為男友嫌棄她,

 

除毛結束才曉得男友是為她好。

 

 

  我們即將開第四家店,不過男性的除毛師仍然只有我一位。一來目前台灣的男性除毛市場仍然不大,

 

我老婆幫客戶做過上萬次除毛,我卻只有五百多位客人;二來男生在除毛店工作,

 

每天看著漂漂亮亮小姐們在店裡進出,萬一心術不正怎麼辦?

 

等市場成熟、我能傳授技巧給男生時,人品絕對是我收徒弟的第一考量。